“也是!”顾云念点头,那边消防员已经把车头切开,把司机人救出来了。

有医生上前,问顾云念司机身上的银针怎么办。

顾云念睨了一眼担架上银针乱晃的司机一眼,凉凉道:“腿上的血止住后直接拔了就行。”虽然直接拔会有点不好的影响,那也是活该,她难道还要为他去一趟医院。

医护人员也知道司机的情况,知道顾云念是受害者差点被谋杀,也不好意思强求她跟着帮忙。

另外受伤的几个行人跟着警车一起去医院处理伤势同时做笔录。

顾云念她们几个没受伤的就直接去了安警在商业中心的值班点。

笔录做到一半,看着进来的辅导员,顾云念几人惊讶了一下。

“辅导员,你怎么来了?”付妖娆惊讶地问道。

辅导员没好气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来。”说完,他又去找安警了解了情况。

得知事情的隐情后,皱眉问道:“什么人会想要她们几个小女生的命。”

付妖娆这时悄咪咪地举起了手,顾云念能想到的,她当然也想到了。

看辅导员看来,她心虚地小声道:“我知道,可能是詹凯华。”

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

她把詹凯华进医院,詹厚德求医和威胁的事告诉了辅导员,当然没说詹凯华进医院是她的功劳,只道是詹凯华缺德,老天给的惩罚。

她倒是没想到詹厚德的身上,觉得到底是长辈,怎么也不能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反而詹凯华那个纨绔怎么都有可能。

不过宫心玉听了却是皱了皱眉,更觉得这事是詹厚德做了。

詹凯华的性格,就算派人撞她们,也不会这么委婉谨慎。

“行了,没有证据的事先别忙说。”辅导员听了皱皱眉,难以置信不过就这点事,詹凯华竟然就会让人要别人的命。

付妖娆听了脸上刚露出一丝不忿,辅导员的语气就一转,“这事我会给学校报告的,如果真是他做的,学校肯定不会再把这人留下来。现在先说你们晚上怎么打算,这会儿宿舍大门已经关了,我找你们舍管给你们开门。”

“算了吧,这么晚了就别吵醒宿管阿姨了。”付妖娆摆摆手,录完笔录,已经十二点过了。

顾云念说道:“我们直接在这边酒店开几个房间,明天早上直接回学校。辅导员要不要也一起。”

辅导员摆摆手,“我回家休息,你们注意安就行。走吧,我先送你们去酒店安排好再离开。”

顾云念几人都不差钱,直接去了商业中心最好的五星级酒店。

慕司宸跟着一起,顾云念问道:“你呢?”

“我跟你一起住酒店。”慕司宸说道,开房间的时候,拿出一张卡给前台,“开一间顶楼的三人套房。”

然后看顾云念眼中的疑惑,回答,“我在这边有固定的套房。”

顾云念顿时明白,这家酒店又是慕司宸旗下的酒店。

辅导员已经知道顾云念和慕司宸两人是订了婚的未婚夫妻,只跟着把付妖娆她们一起送回房间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