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石轻哼一声,剑气大涨,将这个井口大小的大洞扩大至方圆三丈,几如一个山洞一般。

这个洞口边缘可以看到无数虚幻的苍白人脸,表情扭曲,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发出一阵阵低低喃语,让人闻之便心生恍惚。而洞口深处,在黑暗中亮起无数红芒,似乎有万千恶鬼藏于其中,正在窥伺外面的世界。

洞中的黑暗犹若实质,十分浓稠,即使是张海石的目力也无法看清,而在其现世之后,顿时大肆吸纳四周阴气,无数阴气汇聚而至,如滚滚波涛,犹如万鬼哭嚎,同时产生一股巨大吸力,拉扯着张海石往洞中而去。

“万尸大力尊”也好,“幽冥九阴尊”也罢, 看似是一个整体,实则是以无数尸体和残魂拼接而成,体内蕴含了无数煞气、阴气、尸气,若是被他们吸入体内,便如同进了尸山血海,任你是罗汉金身,也要被污秽。

可张海石因为一剑太过势大,已经没有撤招的余地,眼看着距离洞口越来越近,张海石没有半分惧色,手中“竹中剑”大放光华,在剑锋之外凝聚剑芒,使得“竹中剑”变作一把长约三丈余、宽约三尺的巨剑,然后张海石由单手持剑变为双手握剑,扭转身形,奋力横扫。

剑芒已有三丈之长,剑光更是横贯天机。

这一剑在空中不断蔓延,穿透了“幽冥九阴尊”的后背,然后将其横向一分为二。

无论是此地弥漫的阴气,还是“幽冥九阴尊”自身蕴含的尸气、死气、煞气,无论有形还是无形,有质还是无质,都被这一剑从中分割开来。

十余丈之高的“幽冥九阴尊”下半身不动,上半身沿着这一剑的轨迹,斜斜下滑,无数残魂从伤口断裂处逸散而出,好似飞鸟出笼,遮蔽天幕。

这一剑堪称天人造境的完美展现,实能开山断岳,虚能斩断气数勾连,虚实结合之下,任凭“幽冥九阴尊”如何变化,也难逃被一分为二的下场。

虽然这一剑未能彻底灭杀“幽冥九阴尊”,但也成功重创了“幽冥九阴尊”,使其在短时间内竟是无法重新组合。

不过王仲甫也不以为意,他这次出手,只是为了掩护钟梧和诸葛錾,现在两人已经退走,张海石又气机大损,无力追击,他便可以从容退去。

丸子头清纯美女白嫩小清新公交车上甜美写真图片

不过出乎王仲甫的意料之外,张海石强行一剑斩断“幽冥九阴尊”之后,明显已经是大耗气机,但还是提剑朝他掠来。王仲甫轻哼一声,握住玉尺,迎上张海石。

一瞬间出现无数纵横交错的光华,照亮了晦暗天幕。

在光华消逝之后,两人分开,张海石向后飘退十余丈,方才止住退势,掌中的“竹中剑”震颤不止。

王仲甫站在不远处,淡然道:“海石先生,今日我无意与你为难,还望你适可而止。”

张海石嘴角一扯,轻笑道:“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想着挑拨我们正道中人。我们清微宗只是在嘴上阴阳怪气,你们阴阳宗可尽是些阴阳人”

王仲甫没有说话,似是不屑分辨。

此时“幽冥九阴尊”中逸散出的残魂循着生人阳气袭向三座阵法,万寿真人和太微真人主持阵法,先是剑气阵阵,又是星光隐隐,还有烈火升腾,将这些如大潮一般的残魂悉数当下,实在挡不住的时候,太微真人便直接出剑,将那些漏网之鱼一一斩杀。

张海石与王仲甫又斗了十余招,张海石毕竟元气大损,不复先前之威,王仲甫一把玉尺守住八方,密不透风,就好似一道大堤,抵御涌来的滚滚大潮。若是平常时候,大潮一下便可漫过大堤,可此时后力不济,潮水只能拍在大堤上,徒劳无功。

便在这时,王仲甫又是一掷玉尺,骤然打向三座阵法, 张海石脸色微变,身随剑走,阻住玉尺,却不想王仲甫只是个虚招,趁此时机,他身形如烟,向外冲去,同时反弹而回的玉尺也紧随其后。

王仲甫长笑道:“海石先生,咱们后会有期。”

他话音未落,“幽冥九阴尊”也化整为零,四散而去,若是在外界,王仲甫是万万不敢如此,那些残魂分开之后,抵御不得阳光、天风、雷霆,会大受损伤,甚至直接消亡,使得“幽冥九阴尊”品质受损,可在此地鬼国,自成一方天地,好似幽冥阴间,却是不必有如此顾虑。

便在此时,张海石的剑芒又衔尾而至,在一进一退之间,两人又交手十余招。

王仲甫的速度骤然加快,如长虹远遁,直到他彻底远去之后,在他方才停滞的地方才有点点血雾慢慢逸散开来。

张海石冷哼一声,抖落“竹中剑”上的点点血花,却也从鼻孔和耳孔中流出血线。

另一边,白绣裳也遇到了对手,却是藏老人亲自出手,驾驭“万尸大力尊”拦路。这已经不是白绣裳与藏老人第一次交手,上次交手时,白绣裳大占上风,若不是有李世兴牵制,藏老人恐怕很难全身可退。可那是因为她手中有李玄都的“人间世”,此时她虽然用回了自己的佩剑“妙法莲华”,但相较于半仙物的“人间世”还是稍逊一筹,再加上此处鬼国,“万尸大力尊”的威力大增,一来一去之间,便抹平了两人之间的但部分差距。白绣裳虽然还能依仗境界修为和先天克制略占上风,但很难取得胜势。

藏老人的在江湖中一直是个异类,年岁很高,名头很大,可是迟迟不能突破天人造化境,当年张海石刚刚踏足天人逍遥境时,藏老人就已经是天人无量境,如今张海石已经是天人造化境,藏老人还是天人无量境。而藏老人的境界一直稳固不动,可战力高下却十分飘忽,只因藏老人十分倚重外物,有“万尸大力尊”或“白骨玄妙尊”,又有三大身外化身,再加上各种其他手段,便是对上白绣裳,也能不分胜负,可如果这些身外之物受损,只凭借自身本事相斗,便是遇到宁忆,也未必能有太大胜算。

如今身在鬼国洞天之中,又有近乎仙物的“万尸大力尊”相助,哪怕藏老人的三大化身还未补全,也已经是他此生的战力巅峰。

“万尸大力尊”一掌拍下,一股天崩地裂般的距离直压而下,一时间四周弥漫的阴气悉数被化作具有强烈腐蚀性的土黄尸气,有几名正道弟子躲避不及,立时血肉尽销,只剩下一堆枯骨,再有片刻,枯骨也化作飞灰,随风散去。不仅如此,周围的鬼物也难以幸免,悉数被“万尸大力尊”吸收吞噬,化作它的养料。

白绣裳全力促动手中“妙法莲华”,一剑迎上这一掌。

两者相击,慈航宗的“白莲剑气”与浓郁尸气轰然炸裂开来,惊天动地,修为稍低之人,直接被震得双耳暂时失聪,余波又化作一股浩大气浪向四周扩散开来,两侧房屋直接被连根拔起,地面上的青砖更是被直接掀起。

然后就见一道光华大盛,仿佛有一个白色花苞,转眼之间,这个花苞开始缓缓绽放,化作一朵盛开白莲,浩荡剑光不可抵御,使得“万尸大力尊”身上笼罩的土黄色尸气如冰雪消融。

藏老人的声音如滚滚雷声响起:“白绣裳,老夫今日便要报那日的一剑之仇。”

话音落下,“万尸大力尊”又是一掌压下。

白绣裳并不答话,只是以一己之力泼洒出无数剑光,齐头并进,万千光华缭乱,威势浩大无匹,竟是将“万尸大力尊”的全身上下悉数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