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五位行动组组长知道李白和两个泰国妖女有可能会得到本地官方的特别许可,提前走人。

考虑到会引起不必要的猜想,他们达成一致默契,没有将这个消息传播出去,以免平白乱了人心。

毕竟人情有限,李白多带两个人自然也无可厚非,俩妖女不是华夏人,属于友情支援,先走一步完无可厚非。

凡事不患寡而患不均,难免会有人钻进牛角尖,眼红外加羡慕嫉妒恨,如果死活非得让李白继续托人求情,让大家一块儿走,且不说此前的人情已经耗尽,有很大的可能性反而是触怒本地官方,人心不足蛇吞象,既然给面子不要,那么干脆一个都别想走了,再多留几天吧!

到时候就算不甘心又能如何,亚马逊热带雨林内蛮夷遍地,毕竟不是华夏本土,随心所欲的耍性子只会给人以把柄,把事情搞得更加糟糕。

事实上,他们这些人在这里有吃有喝,既没挨打,也没受虐待,最多不能到处乱走,顶多待个几天,就可以重获自由,算不上吃亏不吃亏。

不过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会有,总有一些人会想不开,几位组长的担心不无道理。

冯虎到底是心性未定的小年轻,原本就各种不服,憋着一口气,这会儿冒失冲动的脱口而出,李白也懒得教训,直接怼了回去。

“冯虎,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有本事,你自己去找巴西人,如果能够说服人家,也一样可以先走!”

对付熊孩子,石组长表示自己还未卸任,依然能权力收拾他。

他的话引起一片轻笑。

大家都是成年人,已经不再天真单纯。

海边小美女青春活泼写真套图

有本事的人自然有门路,如果找不到门路,难道就只会怪别人的本事比自己强么?

这是什么幼稚逻辑,好像世界都欠他的?

说这样的话,很显然没挨够社会的毒打。

“哼!谁知道他跟巴西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呢!”

从小缺乏教育的冯虎,自然是口无遮拦。

“没证据,你也敢瞎说!”

赵子午连尽快把冯虎拉住,并且往远处拽。

嘴长在脸上,是用来吃饭的,说话的,妹子或帅哥打啵的,亲宝宝的,不是用来胡说八道的。

“哎,你拉我干什么?难道还不许人说话了,我有言论自由!”

被硬拽着踉跄远去的冯虎却依旧不肯服气。

“没错,你的确有言论自由,但是却没有造谣的自由,没有实锤,像李白那样的你也敢得罪?!”

赵子午苦口婆心地劝告这个不懂事的孩子。

没错,还在为高考努力呢?

刚被大魔头放过话,考不上清北,吊起来打,说到做到。

讲真,这熊孩子还真有点儿怕。

冯虎悻悻然地说道:“说说不行么,也许真有问题呢?”

“没证据就是造谣,要承担法律责任,你还想不想要高考了?!”

赵子午是真的为冯虎好,也就李白是个好人,没跟这个熊孩子较真儿。

“……”

一提起高考,冯虎就开始怂。

因为他立刻感受到了整个世界的满满恶意,不止是来自于李大魔头。

“走了哈,有空一起喝茶!”

跟李白相熟的台湾唬烂先生,他这一趟没白跑,在热带雨林深处挖了一窝蚂蚁,收获不少。

“各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山水有相逢,有机会再见!告辞!”

李白向众人一拱手,便带着两个妖女转身离去。

“切!”

巴蒙德少校对这个年轻的华夏人怎么看都不顺眼,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巴不得这个装逼犯赶紧走人。

他安排了直升机,将李白送到外面最近的韦柳港,便再无任何干系。

在抵达韦柳港后,李白和两个妖女在机场买了票,乘坐客机飞往东南方向的巴西利亚。

作为巴西的首都,自然拥有飞往世界各地的航班,而且班次更加面和丰富。

李白并没有买票返回华夏本土,毕竟他的任务并没有完成,这次帮507所办事只是临时请假,所以直接订了飞往非洲大陆的机票。

从地图上面划直线,从巴西抵达非洲的航线甚至比到亚洲要更加近一些。

“……巴西利亚飞往吉布提的航班即将起飞,请各位乘客……”

飞机不是公交车,做不到随到随飞,李白也没有私人飞机,所以他没有选择在18小时以后起飞,可以直达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亚丁阿德国际机场的那架大飞机航班,而是选择了最近起飞,抵达邻国吉布提·安伯里机场的大空客。

等到了吉布提,不论是坐船,包轻型小飞机,买航班机票,或者干脆走陆路,可选择的方式有很多,总归是已经到了非洲大陆,不论到哪儿都很方便。

哪怕是老老实实的乘坐航班,最多两三个小时,一人二妖就能顺利抵达最终目的地,完成归队。

洲际航班的飞行时间往往以一日一夜为单位,在吃了四顿飞机餐,又在法国巴黎中转休息了两个多小时,于36小时后,李白带着两个妖女终于踏上了非洲大陆的土地,热风扑面而来,不同于南美洲热带雨林的湿热,非洲的热更多是干热。

下了飞机,正准备在航站楼内找航空公司重新打票,却有人拦住了李白和两个妖女。

“请问您是李白先生吗?”

着实有些出乎意料,竟然能够当面叫出名字。

“我……认识你吗?”

李白摸了摸脑袋,对方是一个黑人。

讲真,在不同人种之间,看其他人种的相貌往往都像是同一个模子里面出来的,多多少少会有一些脸盲现像。

“不不不,您不认识我,我却认识您!”

黑人低下头,在自己口袋里掏摸了一会儿,拿出一张皱皱巴巴的A4打印纸,上面喷印着一张照片,正是李白和两个妖女的模样。

光一个李白就很好认了,如果再加上总是伴在身边的两个妖女,参考消息增加,按图索骥的难度就会大大降低许多,只要奔着三人行方向就对了。

“‘圣徒会’?”

李白看到了打印纸边角上面的特殊标记。

一颗五芒星,中央交错着放大镜和卷轴,这是圣徒会独有的识别符号。

更重要的是,背景恰好就在他曾经加入“圣徒会”的庄园现场,显然是被人给偷拍了,也许是“圣徒会”专门留下来的档案。

能够认出“圣徒会”的标记,绝对没错了。

在安伯里机场等了很久的黑人立刻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喜悦笑容,总算不负使命。

“是是是!总算等到您了,李白先生!”

“请问,有事吗?”

李白不动声色的弹了弹手指。

那张印有自己和两个妖女模样的打印纸无声无息的灰飞烟灭,让私人肖像掌握在外人手里,总归是不好的。

“啊!”

察觉到手上的纸张变成了飞灰,黑人有些惊惶失措的抓了个空,不过他已经找到了人,这张纸也失去了意义。

他很快反应过来,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又掏出一份信封,恭恭敬敬的递了过来。

“这是给您的机票!”

“机票?”

李白有些疑惑的接了过来。

难道“圣徒会”里面有人想不开,主动替他报销路费,而且知道转机的目的地?

当打开信封,他却看到里面的确有一张,不,三张机票,包括了自己和两个妖女的,还真是贴心。

不过目的地是巴林,这又是什么鬼?

巴林和摩加迪沙完是南辕北辙,一个是靠着印度洋,一个是在波斯湾,中间还隔着一个阿拉伯海,可差的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