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楚楚:“刚好在路上被熟人看见了,那熟人就报告给我小婶,不过,好像被抓回来,是唐千缈干的。”

林文雨变了脸色:“她?”

“嗯,我四哥被一伙飙车党送回来,那些人来到的时候,喊着唐千缈的名字,你猜,他们喊她什么?”

“什么?”

封楚楚笑了一声,说:“缈爷!笑死我了。”

林文雨也跟着笑了一下,眼神却别有思绪。

“封爷爷。”

千缈走过她们面前,径直朝老爷子走去。

封楚楚嘴唇一咬,眼神透着不满,扭头朝林文雨嘀咕:“她走路怎么没声的?”

林文雨没言语,也没听进去。

两人,也在后脚,来到了老爷子跟前。

老爷子看到了她们几个,脸色缓和了一些。

高颜值清纯美女诱人香肩美腿天台脱俗写真图片

“缈缈啊,来,坐下。”老爷子看见她,眉开眼笑的。

封楚楚身子一扭,就坐在了老爷子旁边的位置上,无视唐千缈,跟老爷子撒娇说道:“爷爷,你放了四哥吧,他都跑了一个下午了,再跑您就要少一个孙子了。”

乔诗婉虽然不喜欢她这话,但到底也是一个意思:“爸,阿灿知道错了,您就别罚了。”

老爷子看向了千缈:“缈缈啊,这小子不听话,你说,该不该罚?”

千缈看了眼不远处跑得像只骆驼的封灿,神情寡淡:“他脚上绑的东西,有五斤吗?”

老爷子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幽幽道:“三斤,怎么,你觉得爷爷残忍?”

千缈冷漠地看着封灿,声音:“才三斤啊。”

“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觉得我四哥还不够惨吗?”封楚楚道。

千缈没搭理她,看了眼地上,随手捡起了一颗石头,冷淡的目光在封灿身后扫了眼,迅速瞄准某处,随后将手中的石头甩出去。

如利箭飞出一般,那石头精准地落在了封灿脚后的轮胎上。

冷飒的动作,看得身后四个人齐齐愣了一秒,还没看清她的动作,就听到了哒的一声,石头已经落地。

封灿打了个激灵,狐疑地看向她。

千缈幽幽道:“后面有条蛇,赶紧跑。”

封灿立刻跳起来,当然,有东西拉着脚踝,没跳起来。

“哪儿呢哪儿呢?”

他一边叫一边跑,那三斤重的小轮胎在脚后面随着他跑步的幅度一甩一甩的,跟羽毛似的。

老爷子哈哈大笑,脸上的阴霾瞬间散去。

“这小子,敢演戏骗我,明明有劲儿!”

先前封灿一直一副蔫软的样子,老爷子越看越生气,都不想承认这是自己的孙子。

眼下看到他跑得飞快,心口那股不痛快,也散了。

千缈看了眼时间,道:“快吃饭了,爷爷,我们回去吧。”

老爷子点点头,起了身:“哎呀,这么晚了,那个,老二媳妇儿,你就在这儿再守一会儿,让他多跑两圈,缈缈,咱们回去吃饭。”

千缈将他扶起来。

乔诗婉忙点头,等了几个小时,老爷子终于肯回去了。

待两人走远,封楚楚噘着嘴不满道:“什么嘛,我们劝了那么久都没用,她两句话就搞定了,爷爷胳膊肘往外拐。”

乔诗婉已经跑向了封灿,给儿子擦汗去了。

林文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神游在外,也没回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