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天昱冷声拒绝,但却始终牵着林梦雅的手,不曾放开。

“别怕,没事的。”

他看着她笑了笑,依旧在安慰着她。

林梦雅的心,从未有过今天这样的迷茫。

因为那个男人的话,让她有些在意。

“哼!你们好自为之。”

神秘人拂袖而去,林梦雅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心头却泛起了几许疑惑

此人能来这里来去无阻碍,看来身份,定然是非同凡响。

而且,她看了看龙天昱。

他的态度,也让她有些迷惑。

难道,他是认识神秘人的么?

身后巨大的开门声已经不再响起,她心中也有不少谜团。

白皙可爱学生妹车中的甜美清新气质写真

周围的人歇了一会儿之后,都准备离开。

她悄声问道:“我们,就这样离开了么?”

龙天昱点点头,把她揽在了怀中。

“我们今天运气不错,赶在他们来之前就先撤走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谈。”

她看到身后,不停的有人在地上撒着各式各样掩盖气味的药粉。

刚才他们之所以转身就跑,大概是因为仙城那边有人过来了吧?

但是这种药粉,又是为了什么?

“吱吱!”

短促的两声尖叫声,让周围的人脸上都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龙天昱立刻用斗篷,把她严严实实的包裹在了里面。

“嘘,别说话。”

他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随后,除了呼吸声之外,她再也听不到其他。

渐渐,有轻柔的脚步声传来,她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踩在了身后的药粉上。

听得不像是人的,倒像是老鼠之类的动物。

但又似乎,应该比老鼠大一些。

声音渐进,却始终只是在他们的身边徘徊。

林梦雅感受到龙天昱的身体,似乎有些紧绷,是什么事情,居然让他如此紧张?

不知过了多久,那声音消失,龙天昱却没有放下她,而是抱着她飞快的往出走。

她轻轻的扯了扯龙天昱的衣襟,想要问他生了什么事。

直到又听到一道大门开启又闭合的声音过后,龙天昱才把她给放了下来。

只是没想到,她刚刚落地,就看到有有几个人,脸色青的倒在了地上。

“殿下,他们几个都是被地龙给咬伤的,现在,怕是不行了!”

凌夜面色无悲无喜,可语气之中,却带着极其细微的一抹忌惮。

从她钻出龙天昱斗篷的那一刻起,小药就已经检测出了那几个人所中的毒药。

回头看了他的斗篷一样,突然想起来,之前在烈云国的时候,他就曾经有过一件可以隔绝神农系统探测的衣服。

看来,这个也应该是跟那个差不多的材料制成的。

没来得及问,她快步走到了那几个人的身边。

“还有的救,你们忍着点,可能会很疼。你们帮忙来抬一下,出去了我就帮你们解毒!”

她把了脉,回到了龙天昱的身边。

后者却是在凝望着关闭的大门,神色有些凝重。

“刚才,你们到底在躲避些什么?”

到现在为止,她还是一头的雾水。

仿佛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敌人是什么,唯独她被蒙在了鼓里。

但如果这一次龙天昱不说,她也不会追问。

他不说,总是有他自己的理由,而且,十之**,是跟自己有关系。

“地龙。”

这一次,他却没选择隐瞒。

只是那双眼中的情绪,却显得有些复杂。

“它们,是仙城人特意驯养,用来探查的一种大老鼠。只是,那老鼠都是吃毒虫毒草长大的,非常凶悍。他们几个,是因为没有及时躲闪进药粉的区域,所以才被咬了一口。而地龙,则是仙城内,最低等的毒物而已。”

他的目光里,带着几许无奈。

而林梦雅也似乎明白,为何这人,说什么也不肯让自己接触到仙城的一切。

“所以,这仅仅是仙城最简单的一种探测手段?”

看他点了点头,林梦雅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仅仅靠着这几道大门,又能阻挡他们多久?”

如果仙城的人要出来的话,只怕以他们的手段,整个地上的卫国跟邻国,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知道,但是,仙城的人有个致命的弱点。他们已经习惯了地底的生活,如果贸然来到地面上的话,会暴毙而亡。”

“那,那袁大人的祖父,又是怎么来的呢?”

龙天昱看了看她,严肃的说道:“袁大人的祖父,只是在仙城生活的地上人。在经历了千年之后,仙城早已经变成了炼狱。那里的人都疯了,他们自认为自己是神

灵。所以,想要奴役地上的人。梦雅,你的曾外祖母,用计把这个时间往后延了五十多年,接下来,只能靠我们了!”

她有些愣怔,但有些事情,她却是已经听懂了。

“其他的事情,等我们回去之后,我跟老师自然是会向你说明的。现在,我们先走。”

林梦雅也不再追问,一行人立刻往出口赶去。

终于,熟悉的神殿的第一道大门,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由于一直在山腹中,所以时间上并不敏锐。

等到她冲出大门,看到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的时候,系统内显示,他们在里面,已经度过了差不多一天一夜。

看到阳光,疲惫才渐渐的爬上了他们的身体。

但神殿却静的让人心头慌,等到眼睛渐渐适应了外面的光线之后,他们才走出神殿。

而外面的广场上,此刻则躺满了尸体。

“殿下!是殿下出来了!”

几个圣徒模样的人正在苦苦支撑,在看到龙天昱他们之后,则是带着哭腔喊道。

龙天昱二话不说,立刻带着人赶了上去。

纵然他们已经体力透支,可是打几个残兵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了敌人之后,那几个圣徒,也累的瘫软在了地上。

“情况如何?圣尊大人呢?”

他蹲下身子询问,那几个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后,才有气无力的说道:“快,快去救圣尊大人!还有小殿下,他们都被困在圣尊大人的寝殿内了”

宁儿也在!

林梦雅心头一紧,拔腿就往下面跑。

“梦雅!你别急!”

龙天昱却把她拦在了怀中。

“你不是说,他们已经藏好了么?不行,我要去救宁儿!”

她怎能不急?

刀剑无眼,她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小宁儿,会陷入什么样的危险。

“他是我们的儿子,放心,我早就有安排。凌夜、无尘,你们带着人去。记住,一定要活捉那些人。”

凌夜跟百里无尘先行离开,而心急如焚的林梦雅,也没差多少,就跑到了第十一层。

这里,早已经变成了战场。

血腥的味道,浓烈得令人隐隐作呕。

越往里面走,地上的尸体就越多。

而当他们悄悄的走到最里面的时候,林梦雅才看到,通往圣尊寝殿的那条路,原本应该一座吊桥。

不过现在,吊桥并没有放下来。

不少穿着黑色斗篷的人,聚集在桥边上,而前面,则是万丈悬崖。

怪不得,之前纭儿带她走过的那条隧道,只通到十一层。

原来,十二层跟前面的那十一层,根本就不是连接到一起的!

“圣尊大人,您还是乖乖的交出神殿大门的钥匙。大家都认识那么久了,你何必如此固执?”

这声音,耳熟得很,她那个执法殿的叛徒,刘长老!

这人,怎么还能蹦跶到现在?

“丁大长老,还有你。毒的滋味如何啊?是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你压在我头上那么久,要是你能让圣尊交出钥匙,我给你个痛快,如何?”

丁长老竟然也在那边,虽然现在,刘长老他们这一方过不去,但这并不代表圣尊他们绝对安。

林梦雅他们一行人藏在暗处,他们现在,也不能着急。

至少在人数上,对方远远的胜过已方。

“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了,不要着急。”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龙天昱立刻悄声安抚。

林梦雅也知道此事急不得,她只能藏在屋子后面,眼睛紧紧的盯着前面的那群人。

“你们,已经耗费掉了我所有的耐心。看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来人,给我放箭!我就不信,等你们死了,我还没办法拿到钥匙!”

刘长老恼羞成怒,而林梦雅则是急的差一点蹿出来。

因为,刘长老他们这一方所放的箭,上面居然已经沾满了火油!

一旦点燃之后射过去,只要一个不小心,对面就会成为一片火海。

而这边却是救援不及,除非对面把吊桥放下来,否则就只能被活活的烧死。

好阴毒的手段,她咬紧了牙关,无论如何,她不能让人伤害她的孩子。

“放箭!”

刘长老一声令下,顿时百十点燃的箭瞄准了对岸。

此时,林梦雅再也隐忍不住,挣脱了龙天昱的手,大声喊道。

“住手!”

刘长老那边,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怎么会是你!”

刘长老看到她,先是一惊,过后却又笑了出来。

只是那双眼睛里的贪欲,却是毫不掩饰。

“好啊,好啊!竟然袁大人那个废物没能带走你,那就由我,把你送到仙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