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想了想,乔静唯还是不放心,毕竟她一直都认为,夏初初这种女人,心思很深,不能轻易松懈。

病房里。

夏初初走进去,一直都不敢抬头。

她真的非常非常害怕,一抬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小舅舅陌生又清冷的眼神。

已经习惯了小舅舅炽热的目光,强烈的爱意,温柔的眼神,现在一下子回到了最初,她真的……胆怯。

可是,她不抬头,就不代表,厉衍瑾不会看到她。

听见脚步声的时候,厉衍瑾就抬头,看着她了。

“初初吗?”厉衍瑾眯眼打量着她,“来了?”

听到他的声音,夏初初紧张得攥紧了手,狠狠的掐入自己的手掌心,才能让自己的身体不发抖。

不然,她控制不住。

厉衍瑾见她这样,有些奇怪,但还是很温和的问道:“是初初吧,怎么一直低着头?”

“小舅舅。”夏初初慢慢的抬起头来,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我,我是初初。”

花样美少女身穿蓝色裙子清纯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已经不可避免的和小舅舅对上了。

果然,和她预料中的一样。

厉衍瑾望着她,目光平静如水,淡然从容,一点波澜也没有,这个目光,其实,夏初初很熟悉。

因为他看别人就是这样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小舅舅会用这样陌生的眼神来看她。

这一天终于是发生了。

在她完意想不到的情况下。

“夏初初?”

厉衍瑾忽然又轻唤了一声,让夏初初一下子回过神来。

“啊?”她依然看着他,“小舅舅,我,我在这里,怎么了?”

厉衍瑾淡淡的笑了笑:“没事。”

他这个小外甥女,看起来好像非常的……心不在焉?

不过,也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没事。

夏初初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肯定非常的狼狈,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根本不想的啊。

“妍姐说,我住院的这段时间,也常常来看我,让担心了,我很好,没事。”

“嗯,”夏初初故作轻松的说道,“是的,小舅舅,快点……好起来吧。”

她其实非常的矛盾。

一方面,她希望小舅舅就此忘记她,好好的过他的生活,再也不要因为她,而郁郁寡欢,心事重重。

而另外一方面,她却又有一点,自私的小希望。

谁能做到完不自私呢?

夏初初又想,小舅舅要是能记起她,多好。

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忘,却偏偏,就忘记了,她和他的那段,额刻骨铭心的爱情。

夏初初好想冲上去,抱着他,说,小舅舅,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是不是假装的。

可是,心里即使已经行动了千百遍,但是实际上,她却是像一根钉子一样站着,一动不动。

夏初初忽然扬起了笑脸:“是我的小舅舅啊,我怎么能不关心呢?”

厉衍瑾看着她这笑脸,心里忽然一怔。

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慢慢的凝聚在一起,同时,他也觉得,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得让他抓不住。

既然……抓不住,那就算了。

“嗯。”厉衍瑾点点头,“初初长大了,现在都已经出落得这么漂亮。”

夏初初眼眶一涩,她赶紧低头,把泪水给收了回去。

好难过。

她没有想到,她一直都在等小舅舅醒来,却等到了一个这样的结果。

前几天,还会在爆炸中,奋不顾身救她的小舅舅,为了她不顾自己性命的小舅舅,现在醒来了,看着她,一脸的疏离。

曾经最亲密,最深爱的人,忽然这样,无论是谁,一时半会儿都无法接受。

可夏初初不仅要接受,还要把这场戏给演下去。

“小舅舅夸奖了,我不漂亮,脾气又暴躁,而且性格不好,工作能力也差,生活自理能力也很不好……”

夏初初举出了一堆例子,每说一项,都看着小舅舅的眼睛。

这些都是她被有些人诟病的缺点和毛病,但是小舅舅曾经却一直都宠着她这毛病。

厉衍瑾顿了顿,回答道:“慢慢改吧,还小,步入社会之后,这些毛病自然就会没有了。”

夏初初点点头。

她用力的握紧了手,手心里是汗,而且还攥着一块玉佩。

她一直就这么的攥着,没有松开过。

本来,她就是来还这块玉佩的,所以现在,还是要还给她。

“嗯,我会慢慢改的,毕竟人总要长大,总会成熟。”她扬起笑脸,走到了他的身边,“小舅舅,我除了来看,还有一件东西要还给。”

厉衍瑾微微皱眉,有些疑惑:“东西?什么东西?”

“看。”

夏初初忽然摊开了掌心,掌心里晶莹剔透的玉佩,微微折射着低调沉稳的幽光。

不同于钻石的闪耀,玉佩就是这样的低调。

厉衍瑾看到玉佩,一瞬间愣了:“这怎么会在这?”

“小舅舅,可收好了。”夏初初故作轻松的说道,“下次再落下,我可就不还给了。”

说着,夏初初拉过厉衍瑾的手,一把将玉佩放在了他的掌心里。

厉衍瑾的表情还是有些疑惑:“我真的把它……落在那里了?”

夏初初点点头:“是啦是啦,小舅舅,难道我还从哪里捡来的偷来的不成?自己好好看看,是不是那块随身携带的。”

“是。”

“那就对了啊,小舅舅,收好吧,这可相当于一道护身符呢,离了身边,可就不吉利了。”

厉衍瑾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他什么时候落下的?

这玉佩确确实实是他的,他一直都收的好好的,绝对不可能这么随意,粗心的给落下。

可夏初初又的的确确把玉佩还给了他。

见厉衍瑾纠结的样子,夏初初心里再难过,也不能表现出来。

绝对不能让小舅舅起疑心。

她笑了笑,岔开了话题:“小舅舅,快点好起来吧,这样的话,我就不用特意跑来医院看了。”

厉衍瑾低着头,听她这么说,把手一握,直接把玉佩给收了起来,放在了枕头下。

夏初初看着他的动作,强颜欢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