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到了烈云,她就切断了一切跟晋国那边的联系。

偶尔知道的消息,也都是小玉带过来的。

至于父亲跟哥哥的消息,却是鲜少听到。

只知道林家现在已经再没有当初的威名赫赫,林家军也七零八落的不成样子。

不过,林梦雅知道,只要到了他们三个重返大晋的那一天,林家,必定会再次重生。

那些曾经欺辱过他们的人,也必定会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白苏不在身边,但是她在临走前,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实在是无事可做的林梦雅,只能坐在桌前看看书。

也不知道天是什么时候完黑了下来的,林梦雅站起身来,伸展着有些酸疼的四肢。

外面不知不觉的下起了雨来,林梦雅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微微的有些出神。

雨声掩盖住了其他的声音,仿佛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没有纷纷扰扰,也没有嘈杂烦忧。

花颜笑脸女郎极致迷人

有的,恰好是清凉湿润。

她从前不怎么喜欢雨天,但随着心头的事情越积越多,她反倒是难得的,喜欢这种清静的感觉。

雨幕中,庭院内的宫灯闪动着模糊的光线,只觉得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

林梦雅原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用力的揉了揉双眼,却看到雨中,一道身影越走越近。

身影直直的走到了她的面前,黑色的斗篷依旧裹在他的身上,虽没有被雨淋湿,却让林梦雅的心里,狠狠的一震。

他走到了廊檐的下面,伸出手摘掉了头上的帽子。

一张俊美温和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我来看你了。”

他的语气温和而低沉,语气再是平常不过。

可林梦雅的眼眶却微微湿润,也不管他身上沾染的水汽,隔着窗口,扑到了龙天昱的怀中。

“小心点。”

伸出手接住了她的身体,看着她紧紧的埋在自己怀中的小脸蛋,龙天昱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来。

雨夜之中,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相拥,似乎尘世之中,再也无人打扰。

“不是下雨了么,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赖在龙天昱的怀中不肯下来,哪怕身上淡粉色的纱裙,被他外套上的水汽打湿了,却也丝毫不在意。

“快去换件衣服,别着凉了。”

温柔的把她推到屏风的后面,龙天昱也顺手脱下了自己黑色的外套。

里面贴身的玄衣还干燥无比,看着她不肯老老实实的换衣服,还探出一颗小脑袋来瞧着他,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宠溺的笑容来。

“看来,你是要我帮你换了,好。”

明显取笑的话,让林梦雅立刻缩回了脑袋。

“不用不用了!我自己换,自己换!”

最初的震惊过后,林梦雅快手快脚的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脑袋里突然想起她第一次回门的时候,似乎,也有过相似的场景。

她跟龙天昱成亲,已经一年有余了,没想到,其中竟然会生这么多的事情。

“过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看着林梦雅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纱裙,龙天昱的目光里,忍不住浮上了一抹惊艳。

刚嫁过来的时候,纵使她容色倾城,却多半是少女的青涩。

如今她的目光依旧澄澈,可眼角眉梢之中,总是不经意的带着一丝丝妩媚的风情。

不光是他,怕是天底下任何人一个男人,都会深深迷醉其中吧。

可她,却独独是他一个人的。

伸出手来,牵着她微凉的小手,龙天昱把她拢在怀中,一起躲入温暖的锦帐之内。

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只艳红色的花枝来,这是他在途中看到的,觉得她会喜欢,所以才一路藏在了怀中,为她带了来。

“这是——红纱蔷薇?你在哪里找到的,好漂亮!”

躺在龙天昱手中的花枝约有一尺长,碗口大小的花朵,大红的花瓣艳丽而高雅。

尽管已经遭遇了雨水的洗礼,却并未损失多少的花香。

林梦雅把蔷薇凑在鼻子下面,一股淡然而优雅的香气,沁入了她的鼻腔之中。

“是在外面的一个园子里看到的,之前我听白芨说过,你四处寻找这种花却不得见。不过这种蔷薇,只要一个花枝就能得到一大片。我挑了一只最好的,若是你觉得不好,我再去给你找。”

手指挑起她的丝,龙天昱宠溺的说道。

“不用了,这支已经是最好的了。我这就去找个东西把它给养起来,谢谢你!”

林梦雅开心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他能来,还给她带来了红纱蔷薇。

这样的感动,对于她来说,早已经过了极限。

“不急,在这之前,你还没说好怎么谢我。”

刚刚起身,就又被他带回了怀中。

红纱蔷薇意外的脱落在地,林梦雅睁大了双眼,动也不动的撞入了他那双黑眸的锁定。

“我”

话还没出口,就被龙天昱的唇,封锁在了她的口中。

锦帐被一只大手落下,窗外的雨声,掩盖住了内室之中所有的吟哦孟浪。

大红色的红纱蔷薇,如同他们成婚那日的龙凤喜烛,承载着所有的热情与幸福。

因为,它还有个别名,叫新娘蔷薇

骤雨初晴,屋子里的一对男女,也甜蜜的互相依偎。

累极了懒得林梦雅,慵懒的靠在龙天昱的怀中。

怎么说呢,小别胜新婚吧。

“幸好今天白苏不在,不然的话”

娇嗔的捶了龙天昱的胸口一下,其实她也不是讨厌这种事情了。

只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要不是今天下着雨,只怕一定会被别人所察觉。

到时候,她怕是就没脸见人了。

“我知道她不在,你不是派她去给小玉送东西了么?”

餍足的龙天昱心情也爽朗了不少,大手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娇躯,现在的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重新完整了。

“怎么我这里的事情,你什么都知道呢?难道,又是那个朱先生?”

她吩咐白苏去给小玉送东西,虽然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但是知道的人,估计也不会多。

如今龙天昱竟然能信口说出来,却让林梦雅惊奇不已。

“不是,是我的人看到了她。小玉这次要做的事情,我的人暗中也有参与。不过,他并不知道是我,我也不打算露面。”

龙天昱对林梦雅甚少会隐瞒什么东西,况且这件事,林梦雅早晚也会知道。

“神神秘秘的,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不过你这个当姐夫的,关键时刻,一定要帮他知不知道?”

一句姐夫,说得龙天昱立刻点头。

哪怕他前一刻,还在因为自家的小女人,总是关心着外人而有些吃味。

不过嘛,既然自己是小玉的姐夫,一家人的事情,他也自然会关照的。

何况,雅儿一向疼爱小玉,能让她开心的事情,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还有,我父亲跟哥哥的近况,你可曾知道?虽然这事我是托付给清狐办的,但我知道,这几个月来,他肯定一直跟你在一起。也不知道父亲他们,在临天国过得如何。”

龙天昱的眼神,略过了一丝迟疑。

片刻之后,转为了凝重。

与她那双晶莹的眼睛对视,龙天昱薄唇微启,斟酌说道。

“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要对你说。因为之前你身体不好,所以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不过你答应我,不要太激动,知道么?”

林梦雅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但龙天昱温暖的怀抱,却成为了她强有力的支撑。

点了点头,心头有些紧张。

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臂,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父亲跟兄长,在我们去东夏国的时候,就被烛龙会的人抓去了。不用你不用太过担心,我知道消息之后,就立刻派人去找了。后来,我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们被一伙神秘人救了出来,现在下落不明。”

林梦雅如同雷击,她早该想到的。

父亲跟哥哥向来十分关心她,怎么可能会那么久,都没传来书信消息。

茫然无措的情绪,让林梦雅有些慌乱。

怎么办,父亲跟哥哥被人捉住了,不行,她一定要去救人!

看着她双眼无神,却想要急慌慌的起来。

龙天昱叹了一口气,强硬的把她扣在了自己的怀中。

“别急,他们现在还没有什么危险。朱先生已经答应帮我们一起去找了,你放心,你父亲跟兄长不是一般人,想必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

摇了摇头,林梦雅心思急转,此刻她已经是心乱如麻了。

“不一样的!那些人不能以常理来判断,而且手段毒辣阴险,爹跟哥哥,完不是对手!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们,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林梦雅甚少会这样慌乱无助,龙天昱的心疼的看着这样的他,轻柔的吻去了她心急流出的泪水。

他更知道,越是这样,她就越是需要自己,在她的是身边。

牢牢的抱紧了她,用自己的温暖,稳定着她濒临崩溃的情绪。

他最了解她,越是激动的时候,林梦雅就越是沉默。

她甚少会用大吵大闹来泄自己的情绪,所以,龙天昱才更加的担心。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龙天昱,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