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炸鸡柳、炸里脊锅巴洋芋、臭豆腐羊肉串、鸡肉卷牛奶燕麦、掉渣饼炒酸奶、炒冷面冰糖葫芦、冰激凌……

我和姐姐从街头吃到了街尾,几乎把整个夜市都吃了一个遍。

此时,姐姐手里正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开心的对着我打了个饱嗝,空着的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好饱啊!”

我抬手轻轻地放在了姐姐的头顶上,她的头发很浓密,摸着既柔软又蓬松,很舒服。

“现在我们去哪儿?”姐姐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还玩儿啊,该回学校了,等一下门禁了都,我可不想睡大街。”

“我们可以去酒店呀,”着,姐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勾着手指头,“开房什么的,也不至于睡大街吧。”

我轻轻地在她后脑勺上一拍,笑了起来,

“你带了身份证吗?”

“没有诶!”姐姐抬头看着我,脸红扑扑的,“谁没事儿上课带身份证啊。”

“就是啊,我也没带身份证!”我摊了摊手,“人家酒店都不会给我们开房。”

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

“你今天下午不是出去做兼职了嘛,怎么都没带身份证呀。”姐姐拉着我的手臂,不满的嘟囔着。

“都是满在安排,她也没叫我带呀。”

我有些哭笑不得,现在很多兼职都不需要身份证的,反正都是临时的,几个时做了就结账走人,雇主和雇员之间,连合同都不用签的,直接头上发出要约申请,接受了要约就订立一个头协议。

“好失望啊!”姐姐拽着我的胳膊,不停的扭啊扭的。

我抬手将姐姐扭动的身子搬正,

“走吧,赶紧的回去,你今天更新了吗,心没勤拿。”

“约都还没签呢,哪有什么勤呀,”姐姐抬手揉了揉鼻子,“更不更都那样儿。”

我屈指在她脑门上一弹,“你这个作者呀,可真是不负责任呢,就不怕读者们不满吗?”

“读者不满?那个简单,只要爆个照就摆平了,像我这么高质量的美少女作家,他们舍得寄刀片吗?”姐姐得意的对我一扬脑。

“咦”我的鄙夷了她一下,“你羞不羞啊,你你是美少女,我不反对,但作家的,你离作家差了怕是不止十万八千里吧。”

“你真是找打!”姐姐突然一甩手臂,抡在了我的肚子上,一脸不悦的看着我,“哼,竟然敢如此的瞧你姐姐我。”

我捂着肚子,轻轻地咳了一下,就是忍不住嘴贱,想要去撩拨她,

“不是我瞧你,你以为随便写本书,就是作家了吗?”

“那要怎样才能称为作家?”

“我也不知道,”我摇了摇头,“你可以百度一下。”

“手机在包里,不想百度,麻烦,”姐姐甩了甩头,“算了,管他作家还是什么家的,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去畅想一下未来那份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美好。”

我对姐姐竖了个大拇指,笑着模仿系统的声音,打趣道,

“叮,恭喜沈颜同学获得佛系少女称号,请再接再厉吧。”

“佛你个大头鬼呀!”姐姐抬脚轻轻地踢了我一下,然后看着我傻傻的笑了起来。

我笑着伸手拍了拍裤腿,然后一把揽住了姐姐的柔嫩的肩膀,看着学校的方向,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走吧,我们回去,姐姐既然决定了写呢,就还是要对读者负责的,不要求你每天更新多少万字,但每天都得有一点,对吧。”

“知道了啦,就你话多,讨厌。”

抱着我腰肢的姐姐不满的用额头撞了撞我的胸。

既然她不喜欢听,我也就不了。

其实我也非要她写出多大个名堂来,我只是觉得她好不容易发展个兴趣爱好,那么就应该鼓励她努力的保持下去,最好能够在这个兴趣爱好中学会坚持,学会承担责任。

这会儿估计已经过了十一点半了,整个校园都显得空荡荡的,我们牵着的手儿轻轻地甩着,耳边是我们自己的清晰的脚步声。

夜风吹在身上,已经能够感觉到些微的凉意,飞蛾在网着路灯,草丛里也时常会跳出经常在学校里出没的野猫。

它们会蹲在花坛旁边,充满警惕的看着我和姐姐,然后在我们将目光投过去的时候,便又转身钻进了花坛里面。

猫这种动物是非常神经质的,它们有时候黏人得不行,你睡在床上它们都会钻进被窝里和你亲昵,但有时候,它们又十分的高冷,需要有自己的独立空间。

姐姐没有吸猫撸猫的爱好,只是觉得猫咪可爱了,就会忍不住去摸摸,但是要让她自己养一只,她又会嫌弃麻烦。

猫党和狗党是宠物界的两大最强派系,不过近年来猫似乎更受欢迎一些,所以网上也有许多像是“反猫复狗”的帖子,我一般也只是看看,从来不发表任何的评论。

不过,不管是喜欢猫还是喜欢狗,既然买了宠物,至少得对它们负起责任来,有时候看见校园里的这些流浪猫流浪狗,我就在想,若不是大学生们时不时的喂一下它们,会不会有一天饿死了都没人知道。

就在我因为看见了流浪猫而产生诸多感慨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姐姐充满惊奇的声音,

“弟弟你看,那里有三只猫和一只狗在打架。”

我顺着姐姐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就在前面不远处的路灯下面,一只白猫和两只菊猫正围着一条中华田园犬土狗,双方打得鸡飞狗跳、不可开交。

“快,弟弟,把手机给我,我要把它录下来。”

姐姐抓着我的手掌,兴奋得一跳一跳,一对饱满的大白兔也跟着上下跳动,不停的在我的手臂上蹭着。

我有些无语的白了姐姐一眼,并没有把手机拿给她,而是提着子冲了上去,将正在打架的猫和狗驱散了。

这些流浪猫狗,都不知道多久没有打疫苗了,万一相互之间抓伤咬伤了,没准儿就会伤发炎,最后凄惨的死去。

我站在路灯下,看着蹲在草丛里,一脸警惕的看着我的猫猫狗狗,有些无语的对它们道,

“你们是吃饱了撑的吧,没事儿打什么架。”

也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听懂,不过总觉得应该它们,毕竟以前都是家养的宠物,即便不能完听懂,但应该也能领会我所表达的意思。

我的话音落下后,三只猫和一条狗便头也不回的转身蹿进了草丛里,消失在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