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谁也杀不了!”梵心首座高居金莲之上,金莲绽放九九八十一之数,犹如大道!

此刻他金灿灿的,赫然也有修炼金身,而且他的功法特殊,加持之下,金身威力更是平添色彩,威力更强!

“咚!”梵心首座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孤峰,渊渟岳峙间,还有一种大逍遥的姿态。

他抬起手臂,整个人瞬间爆发,华光流转,而且气息越来越盛,庞大无比,到了最后,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满目都是流淌的璀璨长河。

此刻他已经欺身上前,他的四周空间塌陷,此刻已经宛如一个凝聚出来了一个浓缩的天地,星华流转,四季交替。

这是大道,也是道仙该有的真实水平,而且气息强盛到足以破开一切了。

那股气机压下,什么都将被毁灭,尤其是他的一指点出,简直让人毛骨悚然,手指四周空间塌陷,洛尘直接被吸了过去。

“太极之力,不过是扭曲空间的力量而已!”梵心首座无比自傲,他的太极之力更加可怕。

他赤露着手臂,披着袈裟,此刻那一指几乎是绝杀!

他的攻击与别人完不一样,都是为了一击致命而发出的。

而洛尘却不惊反喜,一拳击出,看似平淡无奇,甚至软弱无力。

甜美马樱侨今夏风采甜美迷人

但是在与那一指交锋的那一刻变了,犹如浩瀚的黑洞与中子星撞击在了一起。

天崩地裂已经不足以形容这可怕的爆炸了。

两人的一击几乎炸裂了一切,就是华光都不例外。

“好!”梵心首座大笑一声。

但是手中的第二指再次凝聚,而且再次击出,威势如同奔腾的河水,波涛汹涌,连绵不绝,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但是洛尘此刻第二拳也到了,直接在梵心首座四周掀起炸裂的气浪,这气浪同样连绵不绝,而且一浪高过一浪,仿佛齐天一般,要将梵心首座彻地吞噬。

只是梵心首座四周的流转星华与四季交替在这一刻猛地发力,他在磨灭洛尘的拳印。

而且他那一指不曾停下以奇异的角度直击洛尘眉心。

这种大战,震颤人心,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种战斗力,这两个人简直已经是战斗之道上的绝顶高手了!”就是龙虚道都忍不住感叹道。

尤其是对洛尘,刚刚才与张天道激战,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就要与梵心首座再次决战了。

但是洛尘这一次却强势到底,选择了硬碰硬。

那一指接近眉心,洛尘眼眸之中华光大盛,气机逼人,在眼中直接射出一道惊天剑芒,这剑芒简直要刺透人心了。

“可惜了,胜负已定!”梵心首座似乎在此时带着叹息。

因为这一击,他的那一指已经出现在了洛尘的胸口。

洛尘眼中射出的剑芒已经错失了目标,虽然勇猛无匹,但是旧力已尽,新力为生,此刻贯穿天宇,根本不能阻挡那一指。

不过洛尘眼眸平静,那一剑,本该顺着惯性激射出去,打个空。

但是忽然在方寸之间掉头。

掉头的这一剑显然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因为那样快的剑气,加上方寸之间,几乎没有掉头的可能了。

但是这一切就真实发生了,掉头的那一刻,剑气横击那一指,不仅阻挡了那一指,而且还乘胜追击,直接逼退了梵心首座。

“你居然收放自如,浑然一体?”

梵心首座大吃一惊,眼眸之中露出诧异。

这种方寸之间搏杀,往往一招制敌,几乎短短一个交击就能够决定胜负,当然,这也是最为致命的。

而此刻,洛尘却已经反攻了过来,势大力沉的一拳直接击向了梵心首座。

这下子,梵心首座这边就有些吃紧了,因为他刚刚退了,退了就代表他的攻势被阻拦了。

但是这一次,洛尘的攻势却顺畅起来了。

简直如同积蓄已久的洪库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了。

可怕的威势瞬间爆发,几乎瞬间逼近,而梵心首座自然也知道,此刻不能直接硬撼,因为此刻洛尘的气势正是忽然爆发的那一刻。

他坐下金莲震颤,要拉开距离,但是洛尘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几乎瞬间追击而去,粘了上去。

可怕的拳头落下,气势几乎将梵心首座整个人吞没了。

这是方寸之间的肉搏,而且几乎很容易致命和重伤,但是洛尘对时机的把握,简直是炉火纯青,恰到好处。

就是龙虚道看得眼皮都跳了。

只是抓到了那一丝破绽,甚至都不能称之为破绽,就直接逆转战局,以势压塌而去,占据了主动。

第一拳落下,梵心首座举起手臂一挡。

但是刹那间,他感到了刺骨的疼痛。

金身!

按理说他的金身加上他的功法,应该要更胜一筹才对。

但是刚刚那个疼痛,很明显,他的手臂有细微的骨裂了。

这几乎是让梵心首座难以置信的。

“不对,你刚刚那一拳加入的杀势?”梵心首座猛地吃惊了。

洛尘刚刚的那一拳加入了杀势,到了他们这种地步,杀势都会,而且也是小手段了。

但是这种杀势此刻却恰到好处,配合洛尘刚刚爆发的气势,加入杀势,这样下去,攻击与气势只会越来越强大。

到最后,梵心首座只能抵挡,甚至会被活活打死。

但是杀势需要一个积蓄的过程,需要一击接着一击的打出来,也需要一击比一击强。

说直白点,就像是游戏之中的连招一样。

只要被打断了,那么杀势就完无用了。

而梵心首座眉心金莲射出,那是一个花骨朵。

此刻他眉心花骨朵绽放,要破了洛尘的气势和杀势。

只是他低估了洛尘,也高估了自己。

洛尘几乎在这一瞬间,第二拳就已经落下来了。

梵心首座几乎连那花骨朵完展开都做不到。

轰隆!

这一拳再次落在了他手臂上,而这一次,他的手臂咔嚓一声,直接断了。

“小辈!”梵心首座猛地怒喝,他与三教掌教,曾经斩杀封天时都没有受伤。但是此刻却阴沟里翻船了,被一个阳实小辈打断了手臂?